达尔文说:企业需要“进化企业观”(上) 2016-05-31 14:58:02 企业进化论

 

图片1_副本.jpg

企业也能“进化”吗?

100多年前,达尔文就已经给了我们答案 

 进化企业观基于两个基本观点:

  1、企业是生命体---因为是生命体,所以适用物种进化的理论

  2、放下控制心---对待生命,基本的态度上培育

进化企业观是对传统管理惯性的反转。传统管理思想里太多控制的成分。本文,我们将一段一段地解说,为什么职能、分工、授权、KPI,这些传统管理概念均渗透着生硬的机器思维和傲慢的控制思维。

 

我们的企业正面对着一个充满柔性的时代,管理观需要完整升级了:

 

1.jpg
一、价值观:企业是生命体

 

观念升级

从“把企业当机器”到“把企业当生命”

 

机器的直观组成是部件,部件可以随时被拆分组装。生命体的任何一部分不能被简单拆分,它们必须整合方能运作。比如我希望像科比一样投蓝精准,但我绝不会去量科比的手掌有多长,然后给自己安一个同样的手掌。因为我们知道,手不是机器部件,复制安装一个部件对身体的整体机能是无效的。可偏偏很多企业领导相信:“目标达不到,要么调整职能,要么换人来做”,这就是机械式的企业观。    

   

传统机器不能自主决断,需要由人来操作、控制。在企业界,英文manage一词,语义里隐含着“用尽努力达成结果”的意思,传到中国却变成“管理”。管是什么意思?理,又要理什么?细思恐极,原来中国人天生认为企业组织是要被管和理,是要被控制的。

 

| 进化论精神 |

 

企业进化史有如生命演化史,必然经历无机到有机的过程。

从无机小分子到有机小分子;从有机小分子到有机大分子;从有机大分子到有机多分子;从有机多分子到生命体,从生命体到智慧体——这是生命演化史到物种进化史到人类历史的阶段性前行。

 

从古埃及的奴隶制工场,到丝绸之路上栉风沐雨的商队;从福特汽车带来的摩登时代,到无法定义特斯拉(它到底是汽车企业还是能源梦想家?)——企业也早已跨过了无机时代、有机多分子时代,而正式进入生命体的范畴。

 

| 进化企业观 |

 

企业里真正发挥作用的是人与人之间的联系,而不是分工本身。

大概每一家企业都会有销售部、市场部、采购部......我们往往觉得这些职能都齐全到位了,企业就不会有大问题了。结果,做企业领导的总是要花大把时间来解决部门之间的协作问题。

 

在这些职能部门里,藏着过去我们在机器视角下不太能够注意的东西——联系。想一想,当你身处不同企业时,感受是否如此不同:有的让你感受到激情,有的让你感受到创意,有的却让你感受到死板...... 这些无形的感受其实来源于企业里人与人之间的联系,它们是企业里人与人相处的方式,合作的方式、交流的方式、解决问题的方式。这些无形联系正是生命体散发能量的主要形式。

 

互联网吧这种连接的能力大大释放了,从此,企业进化史进入了真正的生命体阶段。

机器的部件之间并不需要互相沟通就能发挥作用。在没有互联网以前,企业里的岗位有如孤岛,每家企业和他的顾客之间也彼此是孤岛。既然都是孤岛,那企业也无妨像机器一样运转。 有了移动互联,任何个体之间随时可能发生各种各样的联系,这种生命特征的能量被指数级放大了。想象一个场景:一个生产线上的机器人,在你听不到的地方,它的左手对右手说话:“你得再向下0.1毫米,角度再偏-16度2分,这样才能接住我从座标X递给你的螺丝。”

 

你希不希望下属之间直接决定事情?——不管你希不希望,或者有时希望有时不希望,企业里任一个岗位之间都可以随时连接,公司内部和外部也可以随时连接,企业再也回不到无机时代了。企业就是生命体。

 

二、发展观:企业基因左右着企业发展

 

观念升级

从“目标关注”到“基因关注”

传统企业谈发展,首先谈目标,做战略必须要落实到三年五年的业绩目标,并且必须对目标分解,形成各部门KPI。这就好比我要打破博尔特的百米纪录,于是只要下目标给我:每秒摆臂X下,每秒迈出Y步,每步达到Z米,这样就可以了吗?显然不是。——这就是KPI的机械逻辑。

 

| 进化论精神 | 

 

基因突变是物种进化的原料

       意思是说:判断是否属于进化,以基因变异为基本标准。如果基因没变,你就没有进化的可能。接着前面的例子,也就是说只要我的基因使我的肌肉、骨骼、心脏不具备博尔特那样的基础,目标再清晰,我也永远成不了他。目标并不一定就会带来想要的结果。

 

| 进化企业观 |

 

企业基因没变,在怎么做结构调整都会徒劳。

在传统企业以职能的划分来分解目标的思维下,通常意味着我要达到一个目标,就要去调整对应的职能。比如说,很火热的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,或者互联网+转型,使得大量的企业动了亲近互联网的念头。最常见的做法就是通常有两种:第一,上系统,让内部管理都移步到互联网上;第二,做电商,加设电商部门,把产品拿到网上卖。但是,大量的用户案例告诉我,这样的做法十有八九没有成功,这些企业自己也觉得似乎依然离互联网很遥远。没认清互联网的根本是什么,就没办法在企业内部植入互联网的基因,没有互联网的基因,又怎能实现互联网转型。

 

按照目标,调整组织结构,连企业进化的原料都没有准备,结果只会是徒劳。

 

0.1%的基因差别,就足以造就完全不同的核心能力。

       基因往往很隐性、很微小、很难被直接看到,但它的能量足以影响整个企业的运转。这就好比人类和老鼠的基因差别只有不到0.1%,但已经足够让我们成为完全不同的两个物种。苹果公司凭借着技术上的优势,成为科技企业中的翘楚。但是说起苹果,最让人叫绝的却并不是它的软件或者硬件,而是乔帮主为它带来的那些在用户体验上的奇思妙想。乔布斯,对苹果而言,就是那个独特的基因。他并没有让苹果的组织结构与其他公司有天壤之别,也并没有为苹果带来什么绝对领先的技术,他只是给苹果植入了那一点点叫做“用户思维”的基因。而这点基因,彻底改变了这家公司,改变了我们的生活。

 

放弃KPI引导,关注内生发展。

       所以,基因是什么。它是企业内生的,难以被外部模仿的核心能力。外表相似的组织架构图,由于企业氛围不同,会呈现完全不同的企业文化;流程文件上一样的描述,由于企业的行为方式不同,会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执行取向。通过基因进化而取得的企业发展比一时的KPI达成数据更稳健、更真实,更能促使企业在竞争中脱颖而出。

 

三、市场观:尊重市场选择,而非试图把握市场

 

观念升级

市场最大,我只有努力让它选择我

 

传统企业为了显示对市场的重视,喜欢说“把握市场”。现在,请伸出你的右手,仔细体会一下把握这个词。它是不是有一手掌控的意思。只是,企业与市场相比,孰强孰弱呢。传统企业希望成为市场的主人,逃不脱控制式的思维。

 

| 进化论精神 |

 

自然选择,适者生存。进化的成败由大自然决定。

“自然选择主导着进化的方向。突变的方向是不确定性的,一旦产生,就在自然界中受到选择的作用。”

  ——《物种起源》

| 进化企业观 |

 

不是把握市场,而是增加倍市场选择的机会。

按照进化论,企业能决定的只是基因突变,连突变的方向都无法预先设定的。既然结果不能设定,企业只能专注于促进基因进化。允许基因改变,企业运营中必须有弹性空间——固定的程序、过于精细的分工会加大企业稳定的惯性,却扼杀企业基因进化的机会。

 

乔布斯说:“Stay foolish”。 别再谈把握市场脉搏了,市场哪有清楚的脉搏能让你扣住。成功的真相不是因为我的决策英明,而是碰巧被市场选中而已。

 

用最小的成本,增加被市场选择的机会。

突变后成功与否,只能放到市场中监测。企业所能做,只能尽力提供更多的可能性以供市场选择,所以成本问题变的很重要。

 

恐龙时代,恐龙的市场选择逻辑叫大量产卵。这跟工商时代的大企业逻辑是一样的,利用资源优势走多元化扩张的道路,分散行业风险。过去50年,市场的变化还不算快,只要经过科学的研究,企业还是有希望确保投资成功率的。可是恐龙时代末期,环境变化加剧,生蛋逻辑不灵了,因为成本太高了。

 

哺乳动物的市场选择逻辑叫“快速试错、小步迭代”。比如,袋鼠宝宝出生后要自己爬到妈妈的育儿袋里,没有能力的袋鼠宝宝只能被淘汰,这叫快速试错。羊妈妈一次只生几只小羊,哺乳期不长,小羊们很快长大,这叫小步迭代。要做得到“快速试错、小步迭代”,新生代企业需要更高级别的内部运营。

 

分享到
我要评论
全部评论:0

相关阅读

more